您现在的位置:枣庄八中 >> 南校区>> 新闻综述>> 热点专题>> 正文内容

宁波塌楼兰州苯污 粗放发展的历史欠账

宁波塌楼兰州苯污 粗放发展的历史欠账
文章来源:搜狐评论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2日 点击数: 字体:

进入四月,两起恶性事故进入公众视野。一幢居民楼,建成仅20年就粉碎性坍塌。一次自来水苯污染,原因却是中石油兰化公司1987年和2002年两次事故种下的恶果。

  两起事故都是问题“延迟引爆”的恶果。当时种下恶因,却没有当即暴露,“岁月是把杀猪刀”,无论当初怎么包装完美、蒙混过关,最终都会打回原形。

  今天要来寻找历史问题的责任人,却又未必合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法则,令人扼腕。所幸宁波、兰州两起事故的“庙”还在。但责任人恐怕找起来费时费力,有的可能人去楼空,甚至可能根本找不着“楼”在哪,又怎么追责?这样的结局令人痛心,更令人忧心。

  很显然,类似事故有一定普遍性。套用兰州当地的说法,就是“历史遗留”。不妨追问一句,这样的遗留,在各行业、在全国范围还有多少,如果不对此保持高度警惕,恐怕百姓日常生活难免与“定时炸弹”相伴。

  客观反思,这样的历史遗留,恐怕源于粗放的发展方式。求速度不讲质量,求短期政绩不讲实际绩效,求眼前利益不讲长远发展,求局部私利不讲全局公义,只管任上花团锦簇不管任后洪水滔天,吃子孙饭砸子孙碗,诸如此类。

  宁波兰州两地的事件直观而刺目。如果说事故具有偶发性,那么还有更多的问题,显然已经让后人的路越走越窄,甚至无路可走:土壤污染了,让当地居民吃什么喝什么?把资源廉价而轻易地挖光了、浪费了、出卖了,让后代怎么活……

  在相当意义上说,今天华北地区雾霾迷城,同样是当初粗放发展的恶果。地方纷纷引进“三高”项目,GDP上去了,财政数字漂亮了,官员一路晋升了。然而,到这两年,突然发现雾霾挥之难去,只能靠刮风。让地方把污染企业关停,他马上把问题抛出,数百万人的就业,几千万人的就业,怎么办?

  改革进入深水区,发展到这个阶段,发条已越来越紧了。一方面,是那些当初就留有隐患的项目,诸如宁波塌楼、兰州苯污染一类,突然在数十年后的某一天,一次性地收账,让百姓苦不堪言,付出巨大代价。一方面则是那些不科学的发展方式导致“渐变效应”,诸如让雾霾成为常客、让很多地方的水不适宜饮用、让人们为食物担忧、让可利用的资源越来越少。如果这样的“延迟引爆”和“渐变效应”问题不解决,甚至可能在某一个特定时段空域里叠加,后果不堪设想。

  按理说,稍后进入现代化进程的国家,本应拥有后发优势。因为其他国家和地区,在这些领域的探索、经验、失误足够多,只要我们以开放、真诚的心态汲取,并在发展中加以注意,应是可以避免“先污染后治理”的模式。但残酷的现实表明,我们已经失去了“后发优势”。

  因此,我们再也不能心存侥幸了,千万别以为这些事故只是孤例。今天开启新一轮改革,目的就是要为发展注入新活力,让这个发条变得更有张力、更可持续。因此,改革要壮士断腕,要敢啃硬骨头,千万不能变成嘴上的漂亮词汇,而是要真刀真枪地对那些责任人、特殊利益团体开刀。瞻前顾后,只会错失良机。

  从现在起,能不能亡羊补牢,对前人造下的“孽”,来一次集中大检查、大返修?能不能彻底检视发展思路,坚定转型升级?必须明白的是,欠下的账,迟早要还,早还早有利,晚还可能连利息也还不起。

  但愿这两起恶性事故能够警醒一批人。(文/常东明)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