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枣庄八中 >> 南校区>> 新闻综述>> 热点专题>> 正文内容

高校招生该不该为“破格”留余地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26日 点击数: 字体:

 

编者按:6月,是高三学子通过高考接受人生大考的重要时段。然而,重庆某中学已获得重庆大学自主招生资格的高三学生小卢,却作出了放弃高考的决定。更“离谱”的是,以发明见长的小卢,还于高考前一天为自己的最新发明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希望以此来争取免考进入重庆大学的资格。目前,重庆大学已经明确回应——不通过高考入学,政策上不允许。但是,各方争议却不曾因此而停息。在当前高校招生出现腐败案的背景下,到底如何看待破格录取?教育部门与高校该不该给在某些方面有突出表现的学生破格录取的机会?

高校招生该不该为“破格”留余地

王铎 绘

  【正方】

以破格录取助长天才少年

  在中国迫切需要经济转型,制造业需要从装配向创造升级之际,强调出人才、出成果,给有创造潜力的学子以特殊待遇,应该没有问题。

  当前,公众对确有所长的学生能否破格录取心怀疑虑。理由有四:第一,破格录取对其他同学是否公平,别人都要考试,你为什么不用考试就能进大学?第二,考试有程序,破格至少目前还没程序,而且既称破格,程序制定起来也难,最后会不会成为腐败高发地?第三,中学阶段属于基础教育,破格者往往基础知识不全面,否则一样可以考场见高低,何必破格?要是基础不扎实,日后又能走多远?第四,高考对基础教育具有很强的导向作用,如果基础不扎实的学生破格进大学,以后学生一股脑儿“发明”去了,谁来听课?

  显然所有这些疑问都是有道理的,只是各自道理不一样。“考卷面前人人平等”谈的是高等教育作为社会流动通道的问题,要是社会流动渠道众多,“条条大路通罗马”,高等教育还有必要那么强调“公平”吗?毕竟社会创新能力需要天才,发现好苗子,给以重点培养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为了公平而放弃人才苗子,教育的职能就缺了一大块。60多年来,我国努力实践了教育公平的理念,但“钱学森之问”始终徘徊在耳畔,世界一流人才和一流成果难出也是事实。在中国迫切需要经济转型,制造业需要从装配向创造升级之际,强调出人才、出成果,给有创造潜力的学子以特殊待遇,应该没有问题。

  至于破格录取中间会出现腐败,那纯粹是一个技术问题。其实在特长生之外,因为有家庭背景,父母有钱有权有势的学生早就享受“破格”待遇多年了,否则怎么会有人大原招生处长蔡荣生收受贿赂1000多万元呢?不在解决腐败上下力气,却因噎废食,断了有创造潜力的学生的深造之路,岂非因小失大?

  说到基础扎实的问题,那完全是另一回事了。现代学校教育所谓的“基础扎实”有时很可能只是符合成批生产的“流水线”标准。聚集了大量人类文明成果的基础学科,最后“凝聚”成少数几门高考科目,这几门课成绩低些,是不是就属于了不得的“基础不扎实”呢?看看多少“基础扎实”的学生一辈子没什么成就,人生最辉煌一刻就是高考发榜时,而不少从小善于动脑筋的学生,高考或许落榜,但最后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作出了一定的成绩。说白了,“基础扎实”很多时候只体现为考试能力强弱而已,千万不要无限上纲上线将其作为衡量个人潜力的唯一标准。

  对于今日中国,如果有更多学生有志于也有兴趣于创造发明,绝对是学生之幸、国家之幸、民族之幸。无论如何好过淹没在题海之中,只会“上课输入,考试输出,考完重新格式化”,做一个“移动硬盘”。在任何一个社会中,真正有能力创造发明的永远只是少数人,不像考试能力可以训练出来。创造需要天赋,不是简单跟随就会具有的,不用担心大家效仿。

  疑虑化解了,道理自然明确了。只要特长学生确有创造潜力,为他们创造条件,让他们更好地成长是完全应该的,也是非常必要的。唯一需要考虑的是,现行高等教育是否足以保证他们进学校之后,创造天赋得到更好的发展和发挥?即便优秀如哈佛、耶鲁,还有优秀如比尔·盖茨会半途辍学,结果证明反而更有成就。因此,破格录取只是大学做的第一步工作,能否对得起破格录取的天才少年,才是中国高等教育面临的真正挑战。(顾骏 作者系上海大学教授)

 

【反方】

不能“守格”,如何破格?

  如果没有修炼出“守格”的能力,那么,越破格,则越无格。

  有因材施教,自然就该有“因材施考”,加之中国自古就有“唯才是举”的用人理念,突破常规、惜才用才,在逻辑上说是没有问题的。何况2014年已经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元年”,在高招环节有所突破,制度设计能多倾听“小卢们”的声音,也是中国教育革故鼎新的应有之义。

  不过,因然的逻辑,未必会成为必然的现实。

  以自主招生为例,本是为破统一招录之“格”,但这些年,曝出的各色潜规则令人瞠目。日前,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因受贿落马,由此也引发人们对高校自主招生的广泛关注。当然,我们不能因为招生腐败而认定自主招生的取向有问题,而是在“破格”的时候,少数程序操作失去了底线之“格”。

  与之类似的还有各地的高考加分政策。特殊加分,本意也在于破单一文化考试之“格”,但常年以来,加分与裸分之争,终于在各色乱象中回到原点:2014年高考政策的重大变化之一,就是各地高考加分的“瘦身”。从31个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已出台的高招办法来看,其加分政策均有调整,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对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的加分对象和奖励项目进行调整,二是对各项加分都明确了“不超过20分”的最高限制,三是对科技类竞赛、体育特长高考加分项目详细列举。譬如力度最大的广东省,新版加分项目从过去的23项锐减到6项,除体育特长外,其余5项全部为带有补偿性质的照顾性加分。加分政策“瘦身”,不过是从“破格”走向“守格”的转身。

  无论是惩治自主招生贪腐,抑或清理加分政策,都是在梳理“破格”资质,维护高招公平。因为这是一个被历史证明了的共识:如果没有修炼出“守格”的能力,那么,越破格,则越无格。

  也许,破格招录是中国高等教育迟早会兑现的愿景。但眼下来说,恐怕未必适合冒进。这显然需要考量三个层面的原因:一者,这些年自主招生或加分实践,证明在某些环节、某些领域出现监管失守的危险,补不好这些漏洞就奢谈“破格”不妥。二者,高招“破格”是个系统工程,不能因一人一事而贸然改变,更不能在没有配套改革之前就靠理想主义单兵突围。审慎稳妥地有序推进,才能让“破格”不至于破了底线与下限。更重要的是,高考恢复30余年以来的历史,就是一部底层民众公平上游的博弈史。2014年,尽管户籍背景下的权利分野令高考备受诟病,尽管自主招生腐败上的寻租疑云令高考折损公信——但时至今日,仍无人敢小觑高考之于社会公平的意义。

  我们经常会拿钱钟书或者郭沫若的例子,论证破格招录的必要性。这固然很有道理,不过时过境迁,多元的社会已经赋予公民更多人生出彩的机会。为捍卫公平与正义,眼下而言,“守格”显然重过破格。何况,任何一项制度,总不能抵达永恒的绝对公平,总有它的沉没成本或者说是制度误伤,这是我们需要正视的现实。(邓海建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